“枫助,不是我说你,你真的从来都没有来看过我,感情是变淡了吗?”

    里越正在和枫助通话,自从里越来了韩国,和朋友见面的机会变少了,但是像蒲伊、偶像和其他的高中同学都或多或少来看过。wˇwˇw.㈡㈤㈧zw.cōm回家了肯定会和枫助见一面,但他就是不来韩国,这让里越很不能理解。

    “我怕自己水土不服嘛,要不你就回来看我咯。”

    “你滚吧你,没意思感情都淡了,感情淡了。”

    里越挂了电话,枫助只有无奈和叹息。

    “我又何尝不想来见你呢”

    自己现在已经25岁了却从来没有谈过一个男朋友,说来也是奇怪,除了枫助之前不经意的说过以外还没有男的给里越告过白。以前听见谁谁谁长得帅还会很花痴的看一下,听见谁谁谁在某某地方展开了一场浪漫的告白行动里越还会想一想如果自己遭遇了这件事自己会怎么办,可是现在,呵呵哒……完全是个除了再柊之外不会心动的人了,如果再次听到同类的事里越屁反应都没有,如果旁边别人在议论里越还会觉得很吵,真不知这些人怎么想的。

    一年一年下来,人越来越成熟,以前的疯狂都已成回忆。

    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人而转动,今天的里越又做了一个很有想法的决定_走路去再柊家,晚上回来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吃小吃,再次享受生活。去的路上风刮过脸面“哟,还不错哦”

    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蹦跶着,完全不像25岁的人该干的事。

    路才走到一半,下起了瓢泼大雨,里越愣在了那里。

    “为什么和想象的不一样?”

    现在没有美丽的景色,没有路边摊,也没有出租车。wˇwˇw.②⑤⑧zw.cōm里越在纠结到底是回去还是继续走。

    “人生能有几次可以享受一场不期而遇的大雨呢,人生能有几次为了见自己爱的人继续冒雨前进呢,我要继续走下去。”

    乐观的时候可以上天。

    过了一会儿,雨也歇了一口气,好像是在准备下一次的蓄势待发,里越感觉还不错,没有感冒的迹象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不过真的就像一只落汤鸡,头发完全成条状,走着还特高兴,像极了疯子。

    此时一个男人开车从旁边经过,看见了里越觉得很好笑,却又不知不觉被吸引想知道她为什么可以被雨淋的这么开心,他的车速减慢,想看看她下一步的动作。里越此时就这么滑到了好像计算好的一样,男人噗嗤一笑,准备下车去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什么事。突然间一辆车停在女人旁边,下来了一个看起来很帅气的男人,里越好像也认识他的样子,他把她扶上了车,里越被头发遮住的脸露了出来。

    男人回过神后疯了似的跑过去,但那辆车却开走了。

    “你终于来看我了”里越对枫助说道。

    枫助笑了笑

    “快把头发擦一下,不要感冒了。”

    枫助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后视镜,那辆车甩掉了。

    此时跟丢了的那辆车的那个人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到的。

    “这次我肯定没有产幻,一定是她,为什么会错过,如果我早一点下车或许就好了。”

    “还有,她刚才在干什么,这条不是通往我家的路吗?难道她是准备去找我,但那个男的是谁,和他什么关系,会不会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自己也已经三十五岁了,却已经有近四年没有谈过恋爱,这种事情真的很煎熬,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为了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这样做,想一想以前的自己哪里有这么疯狂过,有时候就像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了一般,就要为这个人死心塌地,但是这个人是否也是这样的呢?如果只是自己一昧的坚持……

    再柊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有很多事情远非你想象的那样,生活中处处充满了未知和奇遇。

    “我一直都觉得尹再柊是惠恭王的转世所以一直在他身边找线索,事实也正像是如此,他有做过很多一千年以前的梦,但是为什么会有时差形成?如果是金在俊转世了,唐安也转世了,戒指还在,那就该没有什么问题了,那为什么会感觉奇奇怪怪的好像还有什么人在阻碍?”

    俊珉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在此时,电话响了。

    “哥,刚才我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人,我去偶像家时看见了一个和再柊哥长得很像的人,不认真看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真的?”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