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根院位于张府西面的最拐角,一路走来,杂草丛生,路两旁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已辨不出哪里是路。管家在前,微眯着双眼,凭着记忆才踩到隐藏于杂草下的鹅暖石小路。

    几刻钟后,才来到路的尽头,看到一座常年失修的院落,墙面上斑斑点点,尽是经历风雨后留下的沧桑,墙角下阴暗处已是一片青苔,一处有几个脚印甚是显眼。抬头看着门上方的牌匾,无根院三个字进入视线,与这院墙一样有着岁月。

    管家上前扣了扣门,无人应答,也无人前来开门。他只好用手一推,院门受力向内而开,伴随着吱吱呀呀声,像是尘封了好久似的。一进院内,又是另一番样貌。不大不小的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清新的茉莉花香扑鼻而来,只见院中一角沿着围墙内开满了白色的茉莉花,洁白如玉,芬芳袭人。院中还种着一棵有十几个年头的桂花树,枝繁叶茂,树下砌着一个圆形的石桌,并四个石凳,若是八月十五月,秋风习习,桂花飘香,坐在这里对月而饮,多么快意风流。

    灵堂搭在正厅中央,只有一名老妇守着一副楠木棺材,再无其它。这名老妇神情哀伤的跪坐在棺材正前方,手里拿着一把纸钱,一下两下地往火盆里扔,频率规律极了。这哪像世家小姐去世该有的场面,如此简陋凄凉的让人心酸。

    “老钱家的,这两位大人是城主派来调查大姑娘遇害的案子,老爷说了咱们要全力配合,你好好配合。”管家站在院中喊道,一脸的趾高气扬。

    钱嬷嬷缓慢地抬起头,面上有着诧异,眼中尽是恨意和嘲讽,“人都死了,现在才想到有我们小姐这个女儿,张天水这个畜生,怎么死的不是他。”

    管家骂道:“你这个老妪婆,竟敢诅咒老爷,要不是大小姐刚过世,我定要捉你去老爷面前受罚。别啰嗦了,两位大人问什么就答什么。”

    钱嬷嬷没有立即起身,而是不慌不忙的将手中最后几张纸钱烧完,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又整了整有些微皱的衣服,从容不迫地走到院中向着李飞和赵倩欠身行礼,动作标准极了。“大人有什么想要问老奴的尽管问。”

    赵倩一开始就在认真地打量着钱嬷嬷,她神情虽似哀伤却不痛心疾首,虽着一身白色孝服,但通身得体有气质,是像个世家小姐身边的嬷嬷样。

    她语气温和地看着钱嬷嬷说:“嬷嬷请节哀。我是赵倩,这位是李将军,我们此次来就是想查看下案发现场,并向您了解一些事情,还请嬷嬷能行个方便。”

    钱嬷嬷眉头挑了挑,随即恭敬说道:“大人客气了,请随老奴来。”

    走进正厅,赵倩上了三炷香,神情认真的对着棺材郑重的说:“我定会为你找到真凶。”

    忽然,一阵阴风从院中袭来,将香案上那三支刚燃起的香吹得火势更旺,一旁的钱嬷嬷眼神闪了闪。不发一言的向东厢房走去。

    东厢房是张美玉的香闺,比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姐香闺还要有格调,看似布局摆设简单,但摆放之物无不名贵精美。琴棋书画无一不有,无不显示着这间主人的才情与喜好。果然如北堂轻所言,张美玉身为张家大小姐该有的份例都不少。

    “嬷嬷,你跟我说说那天的情形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