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番论道,给了周逸很大的启示,也对他在突破元婴境界上,帮助不,更是让周逸认识到,这世间,并非只有修士才能够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修士较之凡人,最大的不同,便是对地的感悟,以及那更加长久的寿元与强悍的肉身。但修士所修之道,是不是就真的是道?从那此论道之后,周逸的心中便一直都有这样的疑虑,但这个念头被他一直压在心底,直到后来,韩石成为了唯一的听众。从那时起,韩石便对这地之间的意念,便抱着和周逸相同的态度,始终都有一丝怀疑在内,因而虽然他早就在第一的顿悟中,便体会到了枯荣之意,但却始终没有将其凝聚起来,成为自身的意境。一方面,是因为韩石的修为,还没有突破到元婴期,另一方面,便是因为韩石对枯荣意境,尚未有切身的体会。但在这雷湖之底,终日沉浸在雷光中,韩石终于摸到了一丝枯荣意境的脉搏,虽然并非是完整的意境,若是此事传出,足以震惊整个北玄星。从来没有修士,可以在元婴修为之前,形成自身的意境,无论资多么不可思议,这样的事,在无数万年中,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仿佛在修士凝聚元婴之前,有一道冥冥的屏障,阻拦着一切形成意境的可能。但这种不可能之事,此刻却在雷湖之底,犹如被砸开了一个裂缝,出现了例外。世间万事万物,皆不能摆脱轮回之道,而这枯荣意境,正是轮回之道下,一个重要的部分,以韩石如今的境界,能够悟及已是极为不易,若论参透轮回,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到。随着韩石的意念逐渐凝聚,他身后的黑白方石也开始随之闪烁,在虚实之间不断转换。渐渐地,虚幻之时少了起来,凝实之意逐渐占据了更多的时间,一旦完全凝实,则明韩石的枯荣意境完全成型。此时的韩石,若是再度全力展开血脉之力,形成的方石虚影,大上会上一些,但凝炼程度却是更深,威力也随之提升许多。过了许久,韩石微微拧着的眉头逐渐散开,其身后的黑白方石缓缓淡去,韩石心中也是颇为无奈,他虽然已经感觉摸到了意境的边缘,但却始终感觉还欠缺些什么,枯荣意境并不完整,自然也就无法完全形成。意境的凝聚,绝不是勤加修炼便能做到的,那需要的是机缘,一旦陷入强求之中,会有相反的效果。想透这一切后,韩石的心念完全平静下来,不再去想,将目光重新投向面前的这一片雷光,眼中无喜无悲,宛如禅定。雷光的明灭与韩石的心跳,在某一瞬间,有了刹那的重合。韩石微微一笑,在下一刻,他口中吐出一道雷光,这雷光之中,带着韩石的气息,以极快的速度,与四周的雷光融合在一起,他的气息,也随着雷光一道,融入那雷湖之中。每一次的心跳,韩石都会吐出一道雷光,与四周的雷光相融,渐渐地,四周的雷光,好似拥有了如人心跳一般的节奏。在吐出第一千零一道雷光之后,韩石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若是将这雷湖比作一个人的话,韩石此刻便是这雷湖的心脏,雷湖的三分之一,都已与他的心跳同步,每一次无数狂雷冲而起,在韩石的心中,都是一次心跳而已。这雷湖太大,虽然只有三分之一,但拥有的狂暴雷力,已然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若是在瞬间将这三分之一雷湖中蕴含的雷力完全释放,雷云岛外三万里之内,将会化作一片焦炭。整个北玄星,都会听到这股无法遏制的雷音。剩下的三分之二的雷湖表面,却是一片平静,韩石的力量,不能越过边界。那条鱼静静地停留在湖底,距离韩石很远,它的目光中,对那盘膝而坐的青衫修士,有一丝好奇,又有一丝迷茫,对韩石引起的动静,反而倒是不怎么在意,它若是愿意,引起的动静将会远远超过眼下的情景。雷云湖边的众多修士,却完全不是这样的想法,所有的人眼中,都是露出震惊之色,这无数道的狂雷,不仅变得更加狂暴,而这狂暴的背后,竟有一种如人心跳之感。除了那坐在地面,进入禅定的肥胖修士之外,所有人,都在这种跳动的节奏下,面色变得苍白。雷光中的节奏,伴随这雷音,一旦入耳,便产生一种深入身体最深处的力量,竟然要强行地将每一个听到雷音之人的心跳,变成与雷光一样的心跳。众人的心跳原本就是参差不齐,那些围绕着雷云湖畔的元婴修士,也是个个面色大变,不少修为不够的修士,更是直接就吐出血来,目露骇然。有一部分胆之人,甚至匆忙间选择了远离,若是因为看看热闹,就把性命丢在这里,实为不智。但更多的修士,却是目光中露出肯定之色,尤其是以那二十三位元婴修士,更加确定,这雷云岛中,必然隐藏着重宝,而且这宝贝现世之时,已然不远。雷乃地所生,却如何能够拥有心跳,这心跳,是不是因这此宝而生?若是如此,这样的宝贝足以让这遗落之地中的任何人,为之疯狂。并非没有人想到这心跳与人有关,此人正是阮鹏,但在看到雷云榜上依然呈现灰色的几个名字后,他轻轻摇头,这几个人,即便是那曾经给他以惊艳之感的韩石,也绝不可能拥有操控如此数量巨大的狂暴雷之力。这不是异象,便是重宝出世的象征,阮鹏再度合上双眼,不再去看不远处那些惊骇的表情。时间流逝,韩石的心跳始终与雷光的明灭一致,他的肉身已不再有痛楚的感觉,雷力进入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