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乾坤袋攥在手里,低着头迟迟没有说话,显然是有些犹豫。

    顾昭打量着他,出声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虞之华抬起脸来,他脸上先前那些腼腆的神态已经慢慢地褪下,认真而郑重地问道:“倘若我的办法有用,可否请小仙师的师门长辈替我大伯父看一看。”

    顾昭一愣,她能猜到他或许是要提要求,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要求。

    只是看上一眼,并不是什么难事。

    顾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

    虞之华长舒一口气,真心实意地对她道谢:“多谢道友!”

    他的手在乾坤袋内『摸』索着,最后不知握了一块什么东西在掌心里,口中极快地念动法诀。

    紧紧握着的掌心里透出微弱的赤红『色』光芒,虞之华的五官慢慢地开始扭曲起来,他紧紧地皱着眉,似乎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顾昭睁大了眼睛静静地盯着,不敢贸然靠近。

    接下来的场景,出乎了帐内两个人的意料。虞之华白皙的面颊两侧开始生长出一片一片粗却短的小羽『毛』,一直蔓延到『裸』『露』出来的脖颈上,他伸出来的手上也同样出现了相同的小羽『毛』。

    实在是太玄乎了!顾昭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她原本以为虞之华手里有什么得用的法宝,没想到却是目睹了虞之华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修士变成现在这副怪样。

    虞之华真的只是弥天城的一个小修士吗?

    顾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冷声对虞之华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虞之华看起来也对自己身上的变化有些惊异,似乎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

    顾昭话音落下,她周身气息暴涨,帐中霎时间便弥漫着似有若无的杀意。

    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瞬之内顾昭周身气息的变化,他克制着体内暴涨的陌生气息,用一双和先前别无二致的眼睛看向顾昭,语气里有几分不容错识的无奈:“我自己也不知道……”

    “若道友还愿意相信我,我这就去试一试。”

    顾昭腰间的软剑嗡嗡作响,她默不作声地后退了一步,让出通往帐帘的空间。

    虞之华松了口气,对她报以感激的目光,开始试着挪动先前那条受伤的腿。

    用羊肠缠绕着的树叶之下的腿上,此时生长着一些古怪的纹路,虞之华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坐在了榻边,双手一撑,便轻轻松松地站了起来。

    他又尝试着做了几个动作,发现那条受伤的腿竟似完全好了一样,顾不上多想,他径直走到禁制之前。

    虞之华的手向着禁制试探『性』地伸了出去。

    禁制没有再将他的手弹回来,反倒是极为包容地任由他探出了一个手掌在帐外。

    虞之华连忙把手抽回来,惊异地打量着,而后毫不犹豫地整个人向着帐外走去。

    禁制对他来说如若无物,他自然而然地便走了出去。

    顾昭心下暗道不好。

    这个时候,虞之华若是一走了之,她绝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将这道难缠的禁制破开。

    要是李崇道下了禁制真的要对他们做什么,等师姐找来此处,她那时未必不会早已人死灯灭。

    种种思绪不过是一转念在脑海中飘过,背对着她的虞之华很快转过身来,又儿戏一般地从帐外走了进来。

    顾昭没想到他还会回来,张大了嘴巴:“你回来干什么?”

    虞之华习惯『性』地『摸』了『摸』头发,有些疑『惑』道:“我出去干什么?你不是还没出来吗?”

    顾昭松了一口气。

    虞之华,真的不像是一个修士。

    他们修为相当,虞之华腿伤又已不再,其实并不需要仰仗她什么,至于她答应的请师门长辈替他大伯父看一看,他既然能有这样的厉害法宝,出去之后直接找上高阶修士也并不难。

    换做别的修士,极有可能这个时候就一走了之。

    虞之华一点也没意识到顾昭方才复杂的心理活动,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片刻后出声道:“我把我方才看到的告诉你,你记下来,试试看能不能破。”

    不等顾昭回答,他已经开始默默地口吐阵点。

    顾昭凝神静听,一手『摸』出符笔来,起先是在符纸上画,但是符纸不够大,她索『性』舍弃了符纸,直接在道袍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