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元修的一句话说,剑修,就是为了杀伐而生的!

    剑修很少闭关,特别是修为越高的剑修,越需要不断的战斗来提升自己。

    当初元修一剑削平了练剑的山谷之后,觉得修炼进入了瓶颈,于是一人一剑,逐个拜访修行界各大门派,大大小小的切磋不下千场,这才成就了他力压一代的至强之名。

    张硕呢?张硕现在很尴尬。

    他也很想一人一剑挑战各个门派,可是,如今的修行界青黄不接,和他同辈的现在还在宗师转悠,打起来就是以大欺小,比他高一辈的,要么缩在洞府里闭关,要么就打破了天人之障,成就人仙之位。

    闭关的,张硕不好打扰,成为人仙的,根本没有挑战的意义。

    说实话,张硕突破后不久,曾经向老乞丐请教过一次,说是请教,其实就是想切磋切磋,结果人家往地上一躺,动都没动,张硕想要动手,却连剑都拔不出来!

    没办法,仙凡隔一山,张硕虽然已经到达了凡境最后一步,但是距离真正的仙人还差的太远。

    所以,当张硕遇到巴罗斯的时候,他是非常兴奋的!

    攻强、防高、血厚、敏低,完美的重装战士,这是张硕对于巴罗斯的第一定位。

    张硕自己呢?攻强、防低、血薄、敏高,典型的刺客,所以,在他的眼里,这个炎魔简直就是自己完美的对手!

    咚!咚!咚!

    巴罗斯的脚下,大地在开裂!炎魔的每一步都携带着巨大的力量,被他踏碎的岩石就像炼铁炉里迸溅的铁汁,携带着灼热的气息,四处飞舞。

    锵!锵!锵!

    张硕现在就像一只蝴蝶,围绕着五米多高的炎魔上下翻飞,手中的长剑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在炎魔身上留下一道道剑痕,金铁交击的声音不断响起,但是对炎魔造成的伤害却十分有限。

    一旁的云岚等人一边清理着深远魔物一边观察张硕这边的战斗。

    巴罗斯每一次攻击都势大力沉,掀起一股股气浪,可是每次都被张硕借着气浪灵活的躲开,颇有一种随波逐流的逍遥之意。

    “吼——!”显然,巴罗斯对于张硕这只左右乱跳的小虫子非常气愤,只见他大吼一声,身上的火焰猛地窜出了两米多高,随即整个身体就像水泥一样瘫软下来,缓缓铺在了地上。

    熔岩之躯,炎魔一族特有的天赋,最大的作用就是免疫物理伤害,但是这个天赋到了巴罗斯手里,却变成了一个大范围aoe技能!

    碰!整个溶洞都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岩浆充斥着,一旁的云岚几人见状,立即使出了逃命的手段!

    如果被这股岩浆卷了进去,特别是在溶洞这种地形里,简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即使有什么防护手段也会被生生的磨死!

    张硕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只是普通的岩浆,他靠着灵力形成的护盾还能撑个一时片刻,但是这股岩浆显显然不同,所以他也果断的御剑飞到了地面上。

    轰隆隆——!

    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众人刚刚回到地面,岩浆就在张硕斩出的裂口内喷了出来。

    这股喷出来的岩浆飞到空中之后,化为滔天巨浪,朝着张硕几人就拍了过来!

    呛——!张硕也不甘示弱,一道匹练一般的剑气划过,直接将巨浪一分为二!

    张硕是可以御剑攻击的,但是他此时却手握剑柄,之所以没有使用御剑之术,是因为御剑术的攻击力没有亲手执剑的攻击力强!

    御剑术靠的更多是剑的力量,而以手持剑才能做到人剑合一。

    同理,巴罗斯的力量更多来自于强悍的身体,使用熔岩之躯后,虽然伤害的范围增加了,但是攻击力却大大减弱,这也是张硕能一剑劈开熔岩巨浪的原因。

    “霍穆里德尔告诉我,主位面来了一群异位面的人,应该就是你们吧……”

    散落在地的熔岩缓缓汇聚,很快巴罗斯就恢复了原来的形状,他用猩红的眼睛盯着张硕几人,带着硫磺味的大嘴时不时地落下几滴岩浆。

    “呵呵……哈哈……”不等张硕回答,巴罗斯接着大笑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半神!可惜,半神终究是半神,现在,我会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神灵!”

    伴随着巴罗斯的话音落下,一股莫名的波动突然一闪而逝。

    嗖的一下,不论巴罗斯还是张硕,都瞬间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了云岚等人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